以前做仰卧起坐让男友伟哥帮我压腿,他总是不情愿,偶尔帮我压一次还心不在焉。后来我不穿衣服做,让他一样不…

以前做仰卧起坐让男友伟哥帮我压腿,他总是不情愿,偶尔帮我压一次还心不在焉。后来我不穿衣服做,让他一样不穿衣服面对面用屁股压住我的脚,尼玛!现在做仰卧起坐是我每晚的必修课了,想休息一个晚上他都不同意。。。

以前做仰卧起坐让男友伟哥帮我压腿,他总是不情愿,偶尔帮我压一次还心不在焉。后来我不穿衣服做,让他一样不穿衣服面对面用屁股压住我的脚,尼玛!现在做仰卧起坐是我每晚的必修课了,想休息一个晚上他都不同意。。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