妹子一名,和一朋友合租一房,某日朋友未回,晚上自己单身一人住。半夜不着玩手机,忽然听到门有动静,大约二…

妹子一名,和一朋友合租一房,某日朋友未回,晚上自己单身一人住。半夜不着玩手机,忽然听到门有动静,大约二分钟门被打开,隐隐看见二个大汉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,吓得我都快喷血了,难道今天有要挂的节奏,或晚节不保,我也不知道那来的勇气,趴在床边对着手机轻声叫了句,洞拐、洞拐,请随时待命,我们这一切正常。这时只见哪二个黑影大汉又蹑手蹑脚的原路返回,把门还给轻轻关上了。

妹子一名,和一朋友合租一房,某日朋友未回,晚上自己单身一人住。半夜不着玩手机,忽然听到门有动静,大约二分钟门被打开,隐隐看见二个大汉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,吓得我都快喷血了,难道今天有要挂的节奏,或晚节不保,我也不知道那来的勇气,趴在床边对着手机轻声叫了句,洞拐、洞拐,请随时待命,我们这一切正常。这时只见哪二个黑影大汉又蹑手蹑脚的原路返回,把门还给轻轻关上了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