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下了火车天晚了,和同事们找了一家宾馆住下。我刚到屋子里屋子里的电话响了我就接起来,就听一个娇滴滴的…

昨天下了火车天晚了,和同事们找了一家宾馆住下。我刚到屋子里屋子里的电话响了我就接起来,就听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问我:需要特殊服务吗?我说:需要,给我找个身材不胖不瘦的,胸脯要大一点的。那边说:好,还问我有什么需要吗?我说:漂亮的。什么时候到?那边说:一会就到。当时那个激动啊,脱的就剩内裤在等待,过了三分钟有人敲门,急忙爬起来开门,妈的我的同事们在走廊里都笑抽了。电话是女同事们打的,妈的没有这么玩人的。

昨天下了火车天晚了,和同事们找了一家宾馆住下。我刚到屋子里屋子里的电话响了我就接起来,就听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问我:需要特殊服务吗?我说:需要,给我找个身材不胖不瘦的,胸脯要大一点的。那边说:好,还问我有什么需要吗?我说:漂亮的。什么时候到?那边说:一会就到。当时那个激动啊,脱的就剩内裤在等待,过了三分钟有人敲门,急忙爬起来开门,妈的我的同事们在走廊里都笑抽了。电话是女同事们打的,妈的没有这么玩人的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