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……刚刚在看电影,结尾字幕演完之后,忽然偶感不适,肚子疼,我赶忙拿了包纸去厕所,因为男…

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……刚刚在看电影,结尾字幕演完之后,忽然偶感不适,肚子疼,我赶忙拿了包纸去厕所,因为男厕满员了。就在前往厕所的途中,肚疼得难以复加,好似一把弯刀在里面刮一样。旁边有几个通宵玩游戏的美女,我受不了了,手把着她们的坐的桌脚,身体半蹲着。 其中一个擦黑眼影的美女把耳迈摘了, 问:“大哥你咋了?哪不舒服么?” 我微微一挥手,答曰 “没事,腿转筋了,缓一会就好了。” 这时候另一个马尾辫女孩突然敲了一下键盘,我感觉肚子一轻。是一个闷屁,没有动静,但有味,那味还不是一般大。不知道是谁扯嗓子喊“我C,网管!啥玩意烂了!” 我明白这时候要先发制人,所以我就抢在那女的前面问,“谁放屁了?”擦黑眼影的美女捏着鼻子,对我说:“我C,大哥你真能耍了,眼瞅着是你放的!” 当时我就不高兴了,“扯JB蛋,你这不是诬蔑我吗,再说了,不能是放屁,这味儿也太猛了。”那女的拿起背包,身子往后缩了一下,告诉我,“那你倒是走哇,还在这蹲着干啥?” 我理直气壮的回答她,“不告诉你腿转筋了吗!” 于是我一瘸一拐的往WC挪,眼看就要不行了,千万别的,我求你了,这是我心里想的。终于赶到厕所,往里面一看,我绝望了,男厕满员,红杠,没招了,只能去女厕解决。 到里面就听砰的一声,紧接着就啪啪的,两种声音是重叠起来那种感觉。总体来说还是比较爽的,就是这个味道太恶心了,熏得我自己直迷糊。然后哥非常娴熟的进行着首尾动作,把手纸一起扔进去了。回头看的时候真把我自己吓了一跳,里面白瓷砖都看不见了,全是粑粑,我按下冲水键,瞬间传出了优美的水声,哗啦哗啦,不停的旋转着。 可是旋转的速度绝对到位,但就是不下货啊。 眼看着手纸把口堵住了,粑粑飘在上面下不去。 但哥非常冷静,又按了一下冲水,这回猛了,我寻思应该没啥问题,但水位不断升高,硬是冲不下去。 从小家里就教育我,“要负责任,你是男子汉!” 所以哥一狠心,从口袋里拿出手套,小心翼翼地把堵住口的手纸拿了出来,扔到筐里……水位有所下降,我第三次按下冲水键。悲剧开始了,激流便便一起高速旋转着, 不断升高,不断升高,我C冒出来了…… 哥赶忙用手把着顶板,支撑起身体,免得鞋被秽物殃及。里面都趟汤了,现场实在太过于混乱,胳膊眼看就没劲了,只能用脚尖试探着降落在干净的地方,然后去扳锁。我把门开了一条缝,结果,一个女孩正抱着胳膊站在玻璃那整头型呢,显然是排对上厕所的。心想完了,这下嗨大了,人家一进来踩了一脚大便,不得踹死我吗。所以哥继续躲在里面,点了一支烟,考虑对策,就听外面传来一个甜美的女声,“姐,咋还没上好呢,里面有人吗?”“有,应该——没看味儿这么冲吗?” 本来我的想法是趁那女的不注意,迅速冲出去,但这回变成两个人排号了。眼看秽物就要淌过门板,透到外面,哥的感受就是抓心挠肝的着急啊。事以至此,哥只有逃出生天了,我检查了一下锁头,没问题,然后爬上窗台,打开窗户,一股浓烈的寒风扑面而来,这是二楼! 二楼?三楼也得跳啊!我是要脸不要命的人,猛地一提气,瞄准楼下的雪堆,嘴里暴喝一声:“走你!”然后纵身一跃,感觉世界一下子变轻了,轰隆一声摔了表虎趴。脑袋当时就迷糊了,全身都是寻同,冰的我手跟针扎一样疼。摔到是没怎么摔着,哥常跳,然后打扫了一下身上沾的雪,扬长而去。 为了体现我的从容,特意在一楼吧台买了一根烤肠,边走边吃。你说谁能看出我跳楼了?然后上到二层,那俩女的还在等呢,估计时间长了,感到不对劲,把网管找了来,几个人一合计,得出两种结论。NO1.有人在里面生孩子。NO2.不知道哪个NB拉脱力了,很有可能已经猝死。当时我就闹心了,怎么不往好处想呢!我伫立在一旁,嘴里嚼着烤肠,以一种悠闲的姿态准备看热闹。网管朝门一顿大飞脚,企图将门揣开,完了还用手拍,“里面的行不行了!给我个动静!”然后二号网管用肘子把他推开了,“你这个废物。”只见二号选手的眼睛里闪过一道精光,起腿一记回旋踢,把门揣开了。啪哧一下子,二号冲进去了,踩了一脚大便,这B环顾了一下内部,告诉其他人说:“完了,这小子是把厕所给整堵了,还特么跳楼跑的。”另一个网管看我站旁边,就和我逗话,“你说这B损不损?”我点点头“损”

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……刚刚在看电影,结尾字幕演完之后,忽然偶感不适,肚子疼,我赶忙拿了包纸去厕所,因为男厕满员了。就在前往厕所的途中,肚疼得难以复加,好似一把弯刀在里面刮一样。旁边有几个通宵玩游戏的美女,我受不了了,手把着她们的坐的桌脚,身体半蹲着。 其中一个擦黑眼影的美女把耳迈摘了, 问:“大哥你咋了?哪不舒服么?” 我微微一挥手,答曰 “没事,腿转筋了,缓一会就好了。” 这时候另一个马尾辫女孩突然敲了一下键盘,我感觉肚子一轻。是一个闷屁,没有动静,但有味,那味还不是一般大。不知道是谁扯嗓子喊“我C,网管!啥玩意烂了!” 我明白这时候要先发制人,所以我就抢在那女的前面问,“谁放屁了?”擦黑眼影的美女捏着鼻子,对我说:“我C,大哥你真能耍了,眼瞅着是你放的!” 当时我就不高兴了,“扯JB蛋,你这不是诬蔑我吗,再说了,不能是放屁,这味儿也太猛了。”那女的拿起背包,身子往后缩了一下,告诉我,“那你倒是走哇,还在这蹲着干啥?” 我理直气壮的回答她,“不告诉你腿转筋了吗!” 于是我一瘸一拐的往WC挪,眼看就要不行了,千万别的,我求你了,这是我心里想的。终于赶到厕所,往里面一看,我绝望了,男厕满员,红杠,没招了,只能去女厕解决。 到里面就听砰的一声,紧接着就啪啪的,两种声音是重叠起来那种感觉。总体来说还是比较爽的,就是这个味道太恶心了,熏得我自己直迷糊。然后哥非常娴熟的进行着首尾动作,把手纸一起扔进去了。回头看的时候真把我自己吓了一跳,里面白瓷砖都看不见了,全是粑粑,我按下冲水键,瞬间传出了优美的水声,哗啦哗啦,不停的旋转着。 可是旋转的速度绝对到位,但就是不下货啊。 眼看着手纸把口堵住了,粑粑飘在上面下不去。 但哥非常冷静,又按了一下冲水,这回猛了,我寻思应该没啥问题,但水位不断升高,硬是冲不下去。 从小家里就教育我,“要负责任,你是男子汉!” 所以哥一狠心,从口袋里拿出手套,小心翼翼地把堵住口的手纸拿了出来,扔到筐里……水位有所下降,我第三次按下冲水键。悲剧开始了,激流便便一起高速旋转着, 不断升高,不断升高,我C冒出来了…… 哥赶忙用手把着顶板,支撑起身体,免得鞋被秽物殃及。里面都趟汤了,现场实在太过于混乱,胳膊眼看就没劲了,只能用脚尖试探着降落在干净的地方,然后去扳锁。我把门开了一条缝,结果,一个女孩正抱着胳膊站在玻璃那整头型呢,显然是排对上厕所的。心想完了,这下嗨大了,人家一进来踩了一脚大便,不得踹死我吗。所以哥继续躲在里面,点了一支烟,考虑对策,就听外面传来一个甜美的女声,“姐,咋还没上好呢,里面有人吗?”“有,应该——没看味儿这么冲吗?” 本来我的想法是趁那女的不注意,迅速冲出去,但这回变成两个人排号了。眼看秽物就要淌过门板,透到外面,哥的感受就是抓心挠肝的着急啊。事以至此,哥只有逃出生天了,我检查了一下锁头,没问题,然后爬上窗台,打开窗户,一股浓烈的寒风扑面而来,这是二楼! 二楼?三楼也得跳啊!我是要脸不要命的人,猛地一提气,瞄准楼下的雪堆,嘴里暴喝一声:“走你!”然后纵身一跃,感觉世界一下子变轻了,轰隆一声摔了表虎趴。脑袋当时就迷糊了,全身都是寻同,冰的我手跟针扎一样疼。摔到是没怎么摔着,哥常跳,然后打扫了一下身上沾的雪,扬长而去。 为了体现我的从容,特意在一楼吧台买了一根烤肠,边走边吃。你说谁能看出我跳楼了?然后上到二层,那俩女的还在等呢,估计时间长了,感到不对劲,把网管找了来,几个人一合计,得出两种结论。NO1.有人在里面生孩子。NO2.不知道哪个NB拉脱力了,很有可能已经猝死。当时我就闹心了,怎么不往好处想呢!我伫立在一旁,嘴里嚼着烤肠,以一种悠闲的姿态准备看热闹。网管朝门一顿大飞脚,企图将门揣开,完了还用手拍,“里面的行不行了!给我个动静!”然后二号网管用肘子把他推开了,“你这个废物。”只见二号选手的眼睛里闪过一道精光,起腿一记回旋踢,把门揣开了。啪哧一下子,二号冲进去了,踩了一脚大便,这B环顾了一下内部,告诉其他人说:“完了,这小子是把厕所给整堵了,还特么跳楼跑的。”另一个网管看我站旁边,就和我逗话,“你说这B损不损?”我点点头“损”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