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家人坐在饭桌前吃饭。儿子突然问父亲:“爸爸,女人有几种乳房?”父亲觉得很惊讶,还是回答他:“好吧,儿…

一家人坐在饭桌前吃饭。儿子突然问父亲:“爸爸,女人有几种乳房?”父亲觉得很惊讶,还是回答他:“好吧,儿子,女人有三种不同的胸部。在她们二十儿岁时,乳房就像西瓜一样,圆润而硬挺;在她们三四十岁时,胸部就像丫梨,感觉还好,但是有些下垂;五十岁以后,那就像洋葱了。”“洋葱?”儿子不解地问。 “是,你看着它们时,你会流泪。”他们的对话让母亲和女儿很生气,女儿跟着问母亲:“妈妈,男人有几种鸡巴呢?”母亲回答:“哦,宝贝,男人会有三个阶段。当他们二十几岁时,那个就像橡树,坚而有力;当他们三四十岁时,那个就像桦树,绵软但还能用;当他们五十几岁时,那个可像圣诞树了。”“圣诞树?”“对,从根上来讲已经死了,上面挂的球只是装饰罢了。”

一家人坐在饭桌前吃饭。儿子突然问父亲:“爸爸,女人有几种乳房?”父亲觉得很惊讶,还是回答他:“好吧,儿子,女人有三种不同的胸部。在她们二十儿岁时,乳房就像西瓜一样,圆润而硬挺;在她们三四十岁时,胸部就像丫梨,感觉还好,但是有些下垂;五十岁以后,那就像洋葱了。”“洋葱?”儿子不解地问。 “是,你看着它们时,你会流泪。”

他们的对话让母亲和女儿很生气,女儿跟着问母亲:“妈妈,男人有几种鸡巴呢?”母亲回答:“哦,宝贝,男人会有三个阶段。当他们二十几岁时,那个就像橡树,坚而有力;当他们三四十岁时,那个就像桦树,绵软但还能用;当他们五十几岁时,那个可像圣诞树了。”“圣诞树?”“对,从根上来讲已经死了,上面挂的球只是装饰罢了。”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