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是三年前的事了,那时微信刚有,正好是约炮的好时机,而我是一个要经常出差的人,那天摇到她,她签名写的是…

那是三年前的事了,那时微信刚有,正好是约炮的好时机,而我是一个要经常出差的人,那天摇到她,她签名写的是心情不好,我就加了她,她是做美容的要经常出差,我计上心头,觉得可以一起到同个地方见个面,所以我发挥我们狼友的精神,聊天,一来二往,我们就聊得越来越深入,聊到了性,慢慢的我们都有很强的见面欲望了。终于,等到了机会,那天她跟我说要到杭州出差,问清时间后我当然也安排到杭州出差啊,而且我为了稳定她,特意定了一间双床房,美其名曰一人一张,当然,那几天直到退房我们也是只用了一张床而已,嘿嘿。那天约好了在快餐厅见面后,我们就去了唱K,过程中她说不喝酒,我也没有强迫她,就自己一个人喝,当然,我为了试探她,也点了几首合唱歌,拖了手,当情到浓时,还把手伸进了她的内衣,手感真好啊,起码是C,3岁孩子的妈,保养的还不错,没太明显的下垂,不过当我想向下发展的时候,她红着脸拒绝了,我当然明白啥事啊,找了个借口结账,直奔酒店。一进房门,我就直接就吻向了她,她也热烈的回应,衣服一脱,哇,黑色蕾丝透明内衣,都是有准备的人啊,立马往床上抱,提枪上马,大战了3百回合,她说她喜欢在上面,恩,果然是学过骑马的啊,最后我想射了,她叫停了我,嘴巴一张,完成了两亿生意的交接。那几天我们都没出去过啊,对了,回来后我们聊天她老公,她说她老公叫杨伟,哈哈…

那是三年前的事了,那时微信刚有,正好是约炮的好时机,而我是一个要经常出差的人,那天摇到她,她签名写的是心情不好,我就加了她,她是做美容的要经常出差,我计上心头,觉得可以一起到同个地方见个面,所以我发挥我们狼友的精神,聊天,一来二往,我们就聊得越来越深入,聊到了性,慢慢的我们都有很强的见面欲望了。终于,等到了机会,那天她跟我说要到杭州出差,问清时间后我当然也安排到杭州出差啊,而且我为了稳定她,特意定了一间双床房,美其名曰一人一张,当然,那几天直到退房我们也是只用了一张床而已,嘿嘿。那天约好了在快餐厅见面后,我们就去了唱K,过程中她说不喝酒,我也没有强迫她,就自己一个人喝,当然,我为了试探她,也点了几首合唱歌,拖了手,当情到浓时,还把手伸进了她的内衣,手感真好啊,起码是C,3岁孩子的妈,保养的还不错,没太明显的下垂,不过当我想向下发展的时候,她红着脸拒绝了,我当然明白啥事啊,找了个借口结账,直奔酒店。一进房门,我就直接就吻向了她,她也热烈的回应,衣服一脱,哇,黑色蕾丝透明内衣,都是有准备的人啊,立马往床上抱,提枪上马,大战了3百回合,她说她喜欢在上面,恩,果然是学过骑马的啊,最后我想射了,她叫停了我,嘴巴一张,完成了两亿生意的交接。那几天我们都没出去过啊,对了,回来后我们聊天她老公,她说她老公叫杨伟,哈哈…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