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Z男,年底把肛瘘做了,一次换药,隔壁换药室男医……女病。女的一直“啊……啊……”那声音真是…

LZ男,年底把肛瘘做了,一次换药,隔壁换药室男医……女病。女的一直“啊……啊……”那声音真是 唉!男医生实在忍不住了讲“你真的假的,你这么…这么我不敢用力啊!”女“真的疼啊!你看我都一在抖!啊……” LZ喷“唉哟”尼玛伤口裂了。

LZ男,年底把肛瘘做了,一次换药,隔壁换药室男医……女病。女的一直“啊……啊……”那声音真是 唉!男医生实在忍不住了讲“你真的假的,你这么…这么我不敢用力啊!”女“真的疼啊!你看我都一在抖!啊……” LZ喷“唉哟”尼玛伤口裂了。
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