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虎馒头小凤仙被大棒狂操 这是一段真人真事!  …

白虎馒头小凤仙被大棒狂操这是一段真人真事!   为保护隐私,这里全用代称。此女山东人,简称x,和我同一届校友。   我化工系,她外语系。   我同寝室一天津人,简称Y,鸡巴超大,我们寝室管它“Y大棒”,当然只是关起门叫,在外绝对不提的。   金枪没勃起时估计有10公分,之后偶见其勃起,长度估计约20公分,粗约4公分略多。   所以,别整天意淫黑鬼鸡巴大,其实三大人种基本没什么差别,中国人有那尺寸的,也大有人在。   那时校园远没现在这么开放。谈恋爱已经被默许,但发生性关系是绝对不行的,男女都要开除。   但私下在寝室操(那时钟点房远没现在这么发达),一般都很安全,大家都不会揭发。学校也是睁一眼闭一眼,民不举,官不究。因此,有性经验的还是能占5-10%左右。   我们寝室大一下学期就曾经一起包过一次小姐,7个人轮番干,个个是一夜七次啊,基本上你不行了我上,我不行了你上。折腾一个通宵,那时也便宜,才200(不过那时个人一个月也就几百)—-此事回头再表。现在言归正传。   同寝室一位东北人。简称W,其姐在学校看澡堂。那时学生每周一张澡票。    W姐和W都是东北农村大炕熏陶出来的,男男女女晚上都脱衣睡一张炕上,开放得很。我们很多性知识也得益于他。从那里学到了白虎、馒头、小凤仙、蝴蝶、一线天……    W有便利,让他姐留意,帮找找。—-学生洗澡,都是用学生证押在W姐处,换一把锁和钥匙。—-谁是名器,扫一眼就知。学生证扫一眼,就名字和名器对上了。—-这个含金量极高的情报很快就到W那里。剩下的就是怎么去接近、追求这个名器了。   名器比例很低,所以才显珍贵。   这个“工作”W姐从我们大二上学期开始,陆陆续续弄了十来个名字吧。W经常和我们分享情报。   大家也在亢奋地泡妞中   但W不久,因为泡妞,和某名器的男友打架,被开除。W姐也离职回老家了。   我们手握之前的情报,继续泡着妞。   Y运气超好,和X在大二下学期开学不久的某选修课,分在同一班。3月初正式认识了。   X是天然白虎、馒头、小凤仙,三大名穴于一身。真是极品中极品。Y运气实在太好,我等只能流口水的份。   X身高大约1米72,奶大(有F),臀肥。但那腰……体重估计也得160、170   而且肤色黑。5月份她终于褪去长衣长裤,开始还挺白,但太阳一晒,一天黑过一天。肤色白度分20级,等到夏天过完,她那腿估计得11级。   这样的女的,扣除名器,基本没人搭理。我们也都没了兴趣,任由Y去追逐。   想不到,Y本事还真不小。第二次见面就拿下,确立男女朋友关系。   五一,同寝室好几个出去旅游,就我和Y在。于是当了回电灯泡,欣赏了青龙战白虎,大棒操紧逼,真是惊天动地啊。   X确实是处。但敏感、水多。再遇到Y这么个大棒……   那天Y喝了酒,耐力超好,从晚上九点干到早上4点半。射了3次。中间休息2次,X都披个浴巾到寝室斜对面的厕所兼冲凉房洗洗臭汗。(幸好五一,没什么人。但还是有几个,大饱眼福……)   洗完,坐床上聊天(我装睡),然后再操……   直到4点半,天都蒙蒙亮了,第三次射完,两人才疲倦地相拥而眠。   我是一晚上没睡,借着月光欣赏了几个小时的现场AV,听了几个小时的叫床。   他们睡到6点,闹钟响了(他们调的),赶紧起来,慌乱的穿衣,收拾现场。—-宿舍6点开门,他们怕遇到告发,老师查房。于是顶着门消失了。第二天还是假期。寝室还是只有我和Y+X,当晚又是一场大战,这次Y没喝酒,也许昨天太累。这次干了也就十几分钟(但X也啊啊了十几分钟—-几乎一插进去就高潮!)然后,Y在学校附近找了个家教的活,教小孩学习。那是一个学校附近的农村,Y不知要报酬没有,反正是租了人家空着的一套房子。打那以后,我们就很少见到X了。当然知道X和Y是经常去那“洞房”狂操去了。从那以后,到毕业,也只见过X四次。

白虎馒头小凤仙被大棒狂操

这是一段真人真事!
  为保护隐私,这里全用代称。此女山东人,简称x,和我同一届校友。
  我化工系,她外语系。
  我同寝室一天津人,简称Y,鸡巴超大,我们寝室管它“Y大棒”,当然只是关起门叫,在外绝对不提的。
  金枪没勃起时估计有10公分,之后偶见其勃起,长度估计约20公分,粗约4公分略多。
  所以,别整天意淫黑鬼鸡巴大,其实三大人种基本没什么差别,中国人有那尺寸的,也大有人在。
  那时校园远没现在这么开放。谈恋爱已经被默许,但发生性关系是绝对不行的,男女都要开除。
  但私下在寝室操(那时钟点房远没现在这么发达),一般都很安全,大家都不会揭发。学校也是睁一眼闭一眼,民不举,官不究。因此,有性经验的还是能占5-10%左右。
  我们寝室大一下学期就曾经一起包过一次小姐,7个人轮番干,个个是一夜七次啊,基本上你不行了我上,我不行了你上。折腾一个通宵,那时也便宜,才200(不过那时个人一个月也就几百)—-此事回头再表。现在言归正传。
  同寝室一位东北人。简称W,其姐在学校看澡堂。那时学生每周一张澡票。
   W姐和W都是东北农村大炕熏陶出来的,男男女女晚上都脱衣睡一张炕上,开放得很。我们很多性知识也得益于他。从那里学到了白虎、馒头、小凤仙、蝴蝶、一线天……
   W有便利,让他姐留意,帮找找。—-学生洗澡,都是用学生证押在W姐处,换一把锁和钥匙。—-谁是名器,扫一眼就知。学生证扫一眼,就名字和名器对上了。—-这个含金量极高的情报很快就到W那里。剩下的就是怎么去接近、追求这个名器了。
  名器比例很低,所以才显珍贵。
  这个“工作”W姐从我们大二上学期开始,陆陆续续弄了十来个名字吧。W经常和我们分享情报。
  大家也在亢奋地泡妞中
  但W不久,因为泡妞,和某名器的男友打架,被开除。W姐也离职回老家了。
  我们手握之前的情报,继续泡着妞。
  Y运气超好,和X在大二下学期开学不久的某选修课,分在同一班。3月初正式认识了。
  X是天然白虎、馒头、小凤仙,三大名穴于一身。真是极品中极品。Y运气实在太好,我等只能流口水的份。
  X身高大约1米72,奶大(有F),臀肥。但那腰……体重估计也得160、170
  而且肤色黑。5月份她终于褪去长衣长裤,开始还挺白,但太阳一晒,一天黑过一天。肤色白度分20级,等到夏天过完,她那腿估计得11级。
  这样的女的,扣除名器,基本没人搭理。我们也都没了兴趣,任由Y去追逐。
  想不到,Y本事还真不小。第二次见面就拿下,确立男女朋友关系。
  五一,同寝室好几个出去旅游,就我和Y在。于是当了回电灯泡,欣赏了青龙战白虎,大棒操紧逼,真是惊天动地啊。
  X确实是处。但敏感、水多。再遇到Y这么个大棒……
  那天Y喝了酒,耐力超好,从晚上九点干到早上4点半。射了3次。中间休息2次,X都披个浴巾到寝室斜对面的厕所兼冲凉房洗洗臭汗。(幸好五一,没什么人。但还是有几个,大饱眼福……)
  洗完,坐床上聊天(我装睡),然后再操……
  直到4点半,天都蒙蒙亮了,第三次射完,两人才疲倦地相拥而眠。
  我是一晚上没睡,借着月光欣赏了几个小时的现场AV,听了几个小时的叫床。
  他们睡到6点,闹钟响了(他们调的),赶紧起来,慌乱的穿衣,收拾现场。—-宿舍6点开门,他们怕遇到告发,老师查房。于是顶着门消失了。

第二天还是假期。寝室还是只有我和Y+X,当晚又是一场大战,这次Y没喝酒,也许昨天太累。这次干了也就十几分钟(但X也啊啊了十几分钟—-几乎一插进去就高潮!)

然后,Y在学校附近找了个家教的活,教小孩学习。那是一个学校附近的农村,Y不知要报酬没有,反正是租了人家空着的一套房子。
打那以后,我们就很少见到X了。当然知道X和Y是经常去那“洞房”狂操去了。
从那以后,到毕业,也只见过X四次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