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的热乎的,不割,天冷伤口难愈合。

刚刚的热乎的,不割,天冷伤口难愈合。五年第一次到表哥家走亲戚,刚进门就愣住了,表嫂子竟然是自己当年的情人。趁着她给孩子喂奶,把压岁钱塞给孩子时 ,又摸了一下,怅恨久之,说:软塌塌了。她恨恨地说:还不是当年你揉得大力了!

刚刚的热乎的,不割,天冷伤口难愈合。五年第一次到表哥家走亲戚,刚进门就愣住了,表嫂子竟然是自己当年的情人。趁着她给孩子喂奶,把压岁钱塞给孩子时 ,又摸了一下,怅恨久之,说:软塌塌了。她恨恨地说:还不是当年你揉得大力了!

发表评论